首页  >佛教故事 > 哲理故事 >

得体淡泊,唯宽容至上

[哲理故事]

得体淡泊,唯宽容至上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忙碌地追寻,努力寻求更新更好的活法,继而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斤斤计较。为了不失去而拼命争夺,不容他人有丝毫的冒犯。

  我们总以为这样的自我保护可以让自己收获更多,却忽略了在这个过程中丢失的美好心境。

  因为别人的一点过错,就大发雷霆;因为一句误解,就怀恨在心;因为一个坏印象,就时时处处否定他人……这样的针锋相对带给我们的除了口舌之争过后的片刻痛快之外,更多的是无止境的疲累和逐渐被吞噬的好心情。

  “世事变幻无常,能平淡安逸地度日,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这是想要一生美满的我们应当牢记于心的劝诫。多让自己心平气和一些,接受自己和自己的天性,不对自己太过苛刻,也不会因别人的看不起而焦虑不安。

  心平气和者遇到不幸和灾祸,难免会痛苦,但却能够想得开,懂得平静理智地接受。

  一日,一位美貌的女子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这家主人见她穿戴华贵,一身珠光宝气,便问道:“你找谁?”

  这个女子回答说:“我的名字叫功德天。我所到的地方,能给人带来金银财宝和各种好处。今日我到你家来,你可愿收留我?”

  这家主人一听欢喜不已,忙将她请进家中,说道:“这是我的福气,让所有的喜事都找到我家里来吧,我一定对您毕恭毕敬,好好供养。”

  说话间,只见门外又来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不仅容貌丑陋,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污浊不堪。主人问道:“你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这个女子回答说:“我叫黑暗女。只要我所到之处,能让他家所有的财宝都耗散衰败。”

  主人一听,当即厉声说道:“你赶快离开,我家不欢迎你。”

  黑暗女摇摇头说:“你怎么这样愚痴呢?”

  主人问黑暗女:“你为什么说我愚痴?”

  黑暗女回答说:“在你家中的是我的姐姐,你如果赶我走,就是赶她走。”

  主人忙返回屋里问功德天:“外面有一个名叫黑暗女的,说是你妹妹,是真的吗?”

  功德天说:“她的确是我妹妹,我同她行住都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我们所到的地方,我常作好,她常作坏,我给人带来利益,她专门制造灾难。因为我俩没办法分开,所以如果你喜爱我的话,就必须喜爱她,恭敬我,也应该恭敬她。”

  主人听了以后,马上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统统不要了,你们都走吧。”两位女子闻言便会合一处离开了。

  一会儿过后,功德天和黑暗女又来到了一户贫穷人家里,穷人听完她们的介绍之后,欢欢喜喜地将她们迎了进来,并说道:“从今以后,希望你们能够长住我家。”

  功德天问:“我们姐妹已经多次被人驱赶,为什么你却要留下我们呢?”

  贫穷人回答:“因为我穷,希望得到荣华富贵,所以要留下你,既然你的妹妹无法与你分开,那我就高高兴兴地也接受她。或许福祸同行的生活会别有滋味。”

  生命总是会赐给我们无数的际遇,就像有时天晴有时下雨一样,在这些际遇中有我们渴望得到的并拒绝不愿意接受的。而当这些事情发生时,无论我们如何愤怒、抱怨,所带来的伤害都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

  何必雪上加霜呢?不如平静地接受。如果你还能在淡然面对的同时,顺便享受一下这些挫折带来的历练和对自身潜在问题的修正,你会感觉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

  从一言一行开始,修一颗宽容之心。它是一种仁爱的光芒、无上的福分,是对别人的释怀,也是一种善待自己的修为。悠悠岁月,世事纷扰。生活本来就很累,总是顺心的时候少,躁动、愤懑、心里不平的时候多。

  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块需要自己耕耘的土地,不要过多地奢望别人来代替你、安抚你。怀着平淡的心态去看待或解决这些伤神、无奈又弃之不得的事,我们就会获得快乐。

  小沙弥去担水,在回来的路上被一条蛇咬伤了。回到寺院处理好伤口后,小沙弥便拿了根竹竿准备出门。

  法师看见了,忙问小沙弥这样急匆匆地去干什么。小沙弥说:“我去挑水时,在寺院北坡的草地上不小心踩到了一条蛇,它把我咬伤了,我要去打它一顿,给它点教训。”

  法师又问道:“那你的伤口现在还疼吗?”

  小沙弥说:“已经包扎过了,不疼了。”

  “既然不疼了,为什么还要去打蛇?”法师继续问。

  “因为我恨它!”

  法师捋了捋胡须说道:“它咬疼了你,你就恨它,要去打它;那照此说来,你踩疼了它,它也恨你,也该咬你。你们双方因恨结怨,可你是人,它是畜生,你该早些放下心头的仇恨。”

  “可我不是圣人,做不到心中无恨。”小沙弥气鼓鼓地说。

  法师微微笑道:“圣人也不是没有仇恨的,只是他们善于化解仇恨。”

  小沙弥不服气地反问:“难道说我被蛇咬了却当做是被雨淋了一样自然,就是圣人所为吗?这样说来,做圣人也太容易了吧!”

  法师摇摇头说:“圣人不仅懂得化解自己的仇恨,更善于化解对方的仇恨。”

  小沙弥十分不解地挠了挠头。

  法师继续说:“对待仇恨,世人通常有三种做法。第一种是记仇,将仇恨埋在心里,就相当于在心里藏了一块土块,自己也总是生活在不顺心中;第二种是尽快忘掉仇恨,等于把土块弄碎,在里面种上了花,还自己一份平和与美好;第三种是主动与仇人和解,等于是将种在心中的花朵摘下来赠给对方。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就与圣人相差不远了。”

  不久之后,寺院北坡的草地上出现了一条用石板铺成的高于地面的窄路,那是小沙弥所为。之后,在这条路上再也没有蛇咬人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可能无法改变大千世界中每天都在发生和变化着的人和事,但却有足够的能力控制他们对我们情绪的影响。若沉溺于别人的想法或悲痛中,就会陷入被动,为对方所累;心怀大度宽容,便可不受不良因素的影响,落得自在清闲。

  人们总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我们为什么要等时间来冲淡伤悲呢?学会及早地忘却,及早地原谅,及早地享受生活,穿梭于茫茫人海中,面对过失,多送上一个微笑、一句谅解;面对误解,不要苛求任何人,以律人之心律己、以恕己之心恕人,做到心平气和,便可消除一切烦扰。学会宽容,当我们老的那一天,就会发现生命的每个节点都不会有因狭隘而造成的缺憾,生命里美丽的日子也会多一些。

热文推荐

  • 开悟人生!值得静心一看的20个佛教经典故事

      1、泥泞路上。某日,坦山和尚与一道友一起走在一条泥泞小路上,此时,天正下着大雨。他俩在一个拐弯处遇到一位漂亮的姑娘,姑娘因为身着绸布衣裳和丝质衣带而无法跨过那条泥路。“来吧,姑娘,”坦山说道,然后就把那位姑娘抱过了泥路,放下后又继续赶路。

  • 我们应当拒绝平庸的生活状态

      很久以前,有一位经验丰富而睿智的老师想要向他的一个学生传授获得成功并且快乐生活的秘诀。为了教授这门重要的课程,他决定带着他的学生长途跋涉,去一个最贫穷的山村看一看。最后他们到达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在这里两个人看到了一个最为矮小?最为破旧的房子。

  • 穷人的自尊

      丈夫在一所重点中学教书,我们便住在这所学校里。这天,一个女学生来敲门,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位中年人,从眉目上看,显然是女学生的父亲。进屋来,父女俩拘谨地坐下。他们并没有什么事,只是父亲特地骑自行车从八十多里以外的家来看看读高中的女儿。“顺便来瞅瞅老师。”父亲说,“农村没什么鲜货,只拿了十几个新下的鸡蛋。”说着,从肩上挎的布兜里颤巍巍地往外掏。布兜里装了很多糠,裹了十几个鸡蛋。显然,他做得很精心,生怕鸡蛋被挤破。

  • 金子与镜子

      妻子躺在丈夫身边说:“哎!我说,你爹现在这样我可不伺候了,你看看一转身的功夫又拉满床。”丈夫心烦的翻了一下身说:“这还不都赖你,开始生病就应该送医院,你偏舍不得钱现在倒好……哼!”妻子腾一下坐起来,掀起丈夫的被子嚷嚷道:“你还赖我?你要是有能耐是个百万富翁别说送你爹去医院了,你就是请百八十个特护天天伺候你爹我都没意见。”

  • 决定你受苦多久的人是自己

    有一位高僧酷爱陶壶,听说哪里有好壶,不管路途多远他都会前往鉴赏,如果中意,花再多钱他也舍得。在他所收集的茶壶中,最中意一只龙头壶。一日,一个久未见面的好友前来拜访,他拿出这只龙头壶泡茶招待他。朋友对这只茶壶赞不绝口,

精彩文章

  • 善人要度,恶人更要度

    (星云大师)  有一位沙弥,满怀疑惑地向无名禅师问道:「禅师,您说学佛的人要发菩提心普度众生,但如果是一个坏人,他已经失去做人的条件,那就不是人了,既然不是人,还要度他吗?」无名禅师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了一个「我」字,但字是反写,如同印章上的刻

  • 达摩祖师与梁武帝论功德

    (明鉴法师)  达摩祖师早年辞别祖塔,跨越重重大洋,抵达中国。于是有了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与武帝论功德的对话。梁武帝问达摩:“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计,有何功德?”达摩祖师答言:“实无功德。”梁武帝又问:“何以无功德?”达摩祖师云:“此但人天小果有

  • 施者的放下

    (星云大师)  很多时候,你会通过各种渠道,听来很多道理。对于这些道理,你会觉得自己已经理解了,其实不然。这只不过是一种产生于大脑的虚幻印象而已,这种印象,远远不如自己亲眼所见的、亲身经历的来得深刻。

  • 道谦禅师送信开悟的故事

    (明影法师)  大慧宗杲禅师座下有一位道谦禅师,跟大慧宗杲禅师学禅很多年,每天用功很认真,但是十几年没有成长,非常焦虑,大慧宗杲禅师就让他到长沙去给张浚居士送信。道谦禅师就更加烦恼,不愿意去。但是老和尚吩咐了,他又不能违逆,于是就把烦恼跟同参道友说了,其中一位

  • 善不等于被伤害

    (网络)  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岛,岛上最独特之处是有许多种类的蛇。岛上的居民非常注意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特别是保护蛇。  有一天,北风呼啸,突然降温。父子俩徒步去集市办年货,途中在路边看到两条冻僵的蛇。儿子

  • 瞎子点灯真的是白费蜡吗?

    (网络)南北朝时期,有一僧人名释容,他每天都外出化缘,日出而行,日落而归。晚上返回寺院的时候都要经过一段毫无光亮的黑暗巷子,又因为巷子很窄,有人迎面而行的时候便时常撞到一起。释容也有过这几次这样的经历,有时候匆忙,两个人都会相撞还会受伤。

华人学佛网  Copy Rights Reserved @2020

技术问题联络电邮:cnbuddhist@hotmail.com